安徽时时彩预测软件手机版
當前位置:生肖網 > 歷史風云 > 正文

浙贛會戰最關鍵一戰,川軍第88軍血戰五天五夜

時間:2016-12-28   閱讀:
當年的300多萬川軍,帶著鄉親父老的囑托,穿著草鞋,打著綁腿,扛著“老套筒”,身背大刀、斗笠、背包,義無反顧地走向前線。
在浙贛會戰中,川軍23集團軍、第25集團軍英勇參展。其中,范紹曾的八十八軍在金華、蘭溪地區阻止、遲滯敵人,與敵軍血戰五天五夜。在山岳水網地帶和敵進攻的路線上,他們大量埋設地雷,炸死了敵第十五師團長酒井中將,這是日本陸軍史上第一個陣亡的師團長,在日軍中引起很大的震動。
川軍2個集團軍英勇加入浙贛會戰
1942年,已是抗日戰爭的第5年。
太平洋戰爭爆發后,美國為了報復日本偷襲珍珠港,4月18日,美軍16架B-52轟炸機從大黃蜂號航母起飛,在中校杜立德的率領下突然轟炸了日本東京等城市,并于當日降落在浙江衢州機場。東京遭到轟炸后,日本全國上下人心惶惶。4月30日,日本下達大本營作戰方案,抽調15師團、17師團、22師團、32師團、70師團、116師團等總兵力共14萬余人,發動了浙贛戰役。并令不必等全軍集結完畢,首先占領浙江金華,然后占領并破壞衢州、麗水、玉山機場。
這是1942年夏季,日軍為摧毀中國在浙江前進機場,打擊國軍第三戰區主力而發動的一場戰爭。主要由金華、蘭溪地區戰斗、衢州地區戰斗、上饒、廣豐地區戰斗、浙贛路西段戰斗、臨川地區戰斗、麗水、溫州、松陽戰斗、日軍撤退時的追擊戰斗等組成。
此會戰后,日軍基本達到了“沒收與破壞鐵路設施和器材以及其他培養戰力的各種軍事、政治、經濟設施和資材”、搶掠物資,并擄劫青壯年等“以戰養戰”的目的。
浙贛會戰最關鍵一戰,川軍第88軍血戰五天五夜

對于浙贛戰役,中國軍隊也有準備,當時第三戰區以4個集團軍32個師約26萬人,其中23集團軍、第25集團軍為川軍,設防于浙贛鐵路沿線,4月中旬又從第九戰區調來3個軍在贛伺機配合。
日軍東路由紹興、蕭山、諸暨沿浙贛鐵路向義烏、金華前進,另一部分由富春江水路攻掠桐廬、蘭溪等地指向金華;西路則由江西撫河、臨川、崇仁、弋陽、貴溪、橫峰沿浙贛鐵路東犯,日軍還派出一股部隊竄擾河口,妄圖直撲上饒摧毀第三戰區長官部,然后與東路兵團會師衢州。當時三戰區的防線,由福建沿海經浙江、江蘇、皖南、江西與湖北接壤,全長數千里,兵力不足,決定和敵人展開運動戰和游擊戰。
日軍激戰9天已對金華形成合圍
1942年5月15日,日本侵略軍分左、中、右三路向金華、蘭溪等地進攻,浙贛戰役正式打響。
日軍十三軍的第七十、第二十二、第十五、第一一六、第三十二5個師團和第四十師團河野旅團共54個大隊從浙江杭州、寧波之間向西進攻。日十一軍的第六、第三、第三十四、第六十八4個師團從進賢、東鄉一帶向東進攻,其戰略目的是打通浙贛線, 蕩平浙西、贛東一帶的飛機場并企圖殲滅第三戰區主力部隊。
中國軍隊開始的戰略意圖是:以較小的兵力配置于浙贛鐵路西段,阻止和遲滯日十一軍的進攻, 戰區的主力集中浙贛鐵路東段的金華和蘭溪一帶,伺機與日第十三軍作戰,同時以一部分兵力退到浙贛線東段之兩廂,開展游擊戰、破襲戰,襲擾日軍的后方。
大戰初期,第三戰區僅以小股部隊節節抵抗,日軍因而進攻神速,僅9天功夫就推進金華外圍,并從東、南、北三個方向對金華形成合圍態勢。
日本陸軍史上首個陣亡師團長命喪川軍之手
中國軍隊陣地上遭日機連番轟炸,殘肢斷腿到處可見,加上梅雨季節,部隊傷亡慘重,這時顧祝同權衡雙方兵力,敵陸海空聯合作戰,處于優勢,現氣勢洶洶而來,鋒芒畢露。若在金華、蘭溪地區與敵決戰,顯然于我不利,遂命令第十集團軍等向衢州突圍轉移,不與敵作戰,僅留范紹曾的八十八軍在金華、蘭溪地區阻止、遲滯敵人,以便主力部隊在衢州、江山一帶集結,尋找戰機。
5月25日,日軍未發覺第三戰區主力部隊已經轉移,仍按原計劃以第十五、第七十、第二十二3個師團及第四十師團河野支隊近8萬人奮力向金華、蘭溪進攻。
范紹曾的川軍第八十八軍將士在山岳水網地帶和敵進攻的路線上,大量埋設地雷,又利用有利地形構筑堅固陣地,以山炮、迫擊炮狠狠打擊進攻之敵。使日軍每前進一步都要付出重大代價。
鏖戰之際,范紹曾親臨陣地訓話:“日本人有什么可怕的,腦袋掉了碗大的疤,是男人就跟老子頂著,跟日本龜兒子拼命。”說著抱著一挺機槍,狠狠向日軍射去。
日軍以絕對的優勢兵力,猛攻四天四夜,始終未能撞開八十八軍的防線,戰斗的慘烈程度可用尸骨成山,血流成河來形容了,整個陣地彈落如雨,一片火海, 面對著嚎叫沖來的日軍,副軍長羅君彤吼道:“弟兄們,現在是報效國家的時間到了,請大家刺刀上槍,拿起大刀片,與鬼子拼命去。”殺紅了眼睛的八十八軍將士 在彈盡糧絕的情況下,毅然抽出大砍刀,捆起手榴彈,與敵人展開肉搏,當時的動員口號是“受命之日忘其家,出征之日忘其身”。
當八十八軍在四川誓師出征之日,家鄉的父老鄉親贈送該部一面錦旗,上面書寫著“受命之日忘其家,出征之日忘其身”,在出征的千里征途 上,范紹曾都叫士兵們高舉著到達浙西前線。
有一次,新四軍軍長葉挺到八十八軍軍部商談協同作戰,看到這面錦旗,連夸這兩句口號提得響亮,表現了抗日軍人保家衛國、血灑疆場的英雄氣概。聽到葉軍長的夸張,范紹曾心里特別的舒坦,于是他每次作戰斗動員時,就把這兩句話搬出來,從而這兩句話便成了八十八軍的戰地動員令。
5月28日,敵第十五師團長酒井中將帶著司令部參謀人員及副官,騎著高大的東洋馬親自到蘭溪督戰。酒井一行在蘭溪北面3公里處,戰馬踏響地雷,連人帶馬頓時墜入血泊之中,酒井中將的腿被炸得很遠,另一只手飛到樹杈上。接著,附近又接連有人觸響地雷,隨行的兵器部長、獸醫部長、副參謀長等人盡被地雷炸死。
酒井師團長被炸身亡,在日軍中引起很大的震動,因為在日本陸軍歷史上“在職師團長陣亡,自陸軍創建以來還是第一個”。
當天晚上,范紹曾接到顧祝同電報“現阻擊任務完成,命你部迅速突圍,轉入敵后開展游擊戰。”
5月29日,日軍主力同中國八十八軍血戰五天五夜,終于攻取了金華與蘭溪,這時他們發現撲了空,不但沒有圍住第三戰區的主力,連八十八軍也不知到哪兒去了。
如果說生命的長度從頭到尾都是一場決斷,那么無疑,川軍將士們用八年的時間、用生命和熱血、用腳步,做了一個他們一輩子都不退縮不畏懼的決定——抗日!

安徽时时彩预测软件手机版 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辽宁一定牛 时时彩后三784注推波 老地方棋牌外挂 安徽快三走势图和值 淘宝足彩比分直播 时时彩 稳赚验证 时时彩改欢乐生肖 东风标致408跑滴滴能赚钱吗 江苏快三计划群高手群 福彩双色球综合走势图 抠下面的手法与技巧 以太坊收益计算器 双色球18年全部开奖 高频彩骗局 高富帅 6码复式中三码三中二多少组 西游争霸官网